零点书院 >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> 447章 开封困局

搜索


燕云十六州,岳单只有顺州、檀州、蓟州、儒州和幽州五地。

但岳单麾下,有最精锐的虎牙铁贲三万,大风轻骑两万,以及步卒八万,镇北军一共三十三万兵力,其余二十万,全数在王琨和赵愭手上。

新州和云州,恰好是王琨、赵愭的小朝廷所辖。

北蛮打的一手好算盘。

如今天下局势乱成了团狗屎,大凉、蜀中打得热火朝天,燕云十六州里,镇北军内乱,此刻北蛮铁骑南下,很大概率能趁浑水摸鱼。

要是一个不好,占据整个燕云十六州都有可能。

如果这个战略实现,很可能有会出现大凉半壁江山被吞,甚至彻底被北蛮南下为主的局面。

北蛮不愿等。

如果等到王琨、赵愭彻底击溃岳单,那么燕云十六州很可能又是铁板一块。

是以北蛮出兵,没有去进攻实力更弱势一些的岳单,而是选择了小朝廷的辖境,希望这样能让小朝廷的兵力腹背受敌。

此消彼长,若是岳单懂得起,必然会趁机反攻。

等这一场大战事打下来,王琨、赵愭灭了,岳单的兵力也耗得差不多,那时候北蛮铁骑就能觊觎整个燕云十六州。

有了燕云十六州,大凉就像裸衣的新娘子。

任由北蛮铁骑蹂躏。

云州,守将是曾经和王竹书搭过班子的高丽仙,

高丽仙入身军伍十余年,历经多次燕云战事,虽然战绩彪炳,可早些年镇北军所有辉芒尽被老王爷岳平川所拢,世人只知岳王爷之枪无敌,却不知道高丽仙亦从无败绩。

好在岳平川并没有亏待他。

高丽仙从一个最低等的士卒,一步一步成为镇北军一位统领,坐镇云州掌帅一万人,永贞元年的燕云战事,本该收获大功,不料赵长衣和狄相公先后进入云州坐镇,最后所有功劳又和他没有关系。

对此,多有部下为高丽仙鸣不平。

高丽仙倒是不甚在意。

依然坐镇云州,该练兵练兵,该逛青楼逛青楼,鲜衣怒马自由的紧,没少被宵小之人暗里谄言传到开封和临安去。

王琨、赵愭不愿管。

女帝管不了。

高丽仙就成了一方土皇帝。

此次镇北军内乱,王琨、赵愭用了不少人,但唯独云州、新州这边的镇北军没有调动一兵一卒,就是为了防止北蛮南下。

北蛮一旦取了云州,开封就将在北蛮铁骑的锋芒威慑下。

是以高丽仙所坐镇的云州,恍然置身事外。

只不过谁也没想到,或者说有人想到了,但谁也没奈何,毕竟天下大势如此,草原上的北蛮雄主怎么可能坐失良机。

新州沦陷。

云州的观渔城将直面北蛮铁骑兵锋。

已是夏初,北方却依然寒冷,尽管朝阳初升,云州依然笼罩在一层薄雾里,显得天上的暖日有些惨白,一如眼前的天下。

在高丽仙布置得极其奢华,甚至连忠心于他的人都会腹诽的公事房里,这位云州统领惬意的喝着美酒,听着府上侍妾拨弄的琴音,一脸享受。

只不过今日云州,能和他聊得上天的人已经没了——王竹书去了临安。

高丽仙对此并不在意。

王竹书被女帝重用,反而冷落自己,若是寻常人,大概会有挫败感,然而高丽仙没有,他知道王竹书是个人才。

竹书者,策也。

以策为名字的王竹书,对得起他的名字,否则又怎么会在临安官场蹿升,如今更是直奔枢密院三相位而去。

高丽仙只是觉得,自己不会输给王竹书。

至于女帝为何选择王竹书而不是自己,高丽仙其实明白——云州终究还是要留守城武将,而这恰好是自己擅长。

王竹书有大才。

但守云州,他一个人做不到。

更重要的一点,女帝有了狄相公、安美芹和卢升象,如今还得加上细线的周江东以及李汝鱼,自己去了临安,基本上难以得到重用。

高丽仙宁愿呆在云州。

但他知道,将来天下大定之时,就是自己和女帝的大凉兵锋相见之时,哪怕自己将会和王竹书在沙场相见,他也不会觉得意外——这无关对错。

只是立场不同。

女帝选择了王竹书,那么在那一日就意味着和自己为敌。

不过现在,自己的对手是北蛮雄主。

看了一眼在座的幕僚,高丽仙有些意兴阑珊,这六七个幕僚,甚至还不如半个王竹书,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都没有。

沉吟半晌,问道:“大风轻骑何时赶到?”

大风轻骑的统制是虞弃文,在岳单没有反王琨、赵愭之前,这位老将的态度一直很含糊,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忠于大凉还是开封小朝廷,又或者是岳家。

手下的五万大风轻骑,就这么逐渐被王琨蚕食了三万。

反倒的重骑虎牙铁贲,一直是岳单的心腹力量——由此可见,当年岳平川让岳单统率虎牙铁贲是何等的先见之明。

在燕云十六州,有三万虎牙铁贲重骑,再加上两万大风轻骑,这就是王琨、赵愭一直有着兵力优势,却无法彻底吞食岳单的原因。

有隋天宝也不行。

一位幕僚讶然不解:“大风轻骑不是在可汗州么,怎么可能会来云州?”

其余幕僚皆茫然。

高丽仙叹气,这就是他们的局限性,根本没有王竹书的眼光,本不想和他们解释,但转念一想,以后还少不了这群幕僚,得培养一下,于是耐心说道:“如今那三万大风轻骑的统领是谁?”

那位幕僚脱口而出:“蒙填。”

旋即又诧然的道:“也不知道开封那边怎么回事,竟然让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武将成了大风轻骑统领。”

高丽仙苦笑,“你们很看不起他?”

有一位幕僚,郭姓,单名一个贞字。还不到而立之年,留着山羊胡须,一直不曾说过话,实际上这人自来到云州成为高丽仙的幕僚后,总是沉默寡言少说多做。

然而做的事也谨小细微,不彰才华。

但此人确有才华。

否则也不至于到高丽仙府上,直接一通天下大势让高丽仙将之拜为幕僚。

此刻轻声道:“按照天下之势,比如蜀中的孟珙、柴韶、李平阳、李溯,乃至于大凉的秦玉京、周江东等人,先前皆是籍籍无名之辈,却忽然显要军伍,大抵只有一种可能。”

高丽仙眼睛一亮,暗道这人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了?

就不知能否比得上王竹书。

郭贞没有卖关子,直接说道:“异人。所以蒙填也很可能是异人,否则何至于以三万大风轻骑压得虎牙铁贲和大风轻骑不敢出门,真是隋天宝一人之力挡岳单所致乎?”

说完这些,郭贞不再说话。

高丽仙暗暗颔首,能看出这一点,说明郭贞还是有点眼光——更重要的一点,他看出了三万大风轻骑对于开封朝廷所辖镇北军的重要性,也看出了隋天宝的重要性。

战场之上,若是无人可敌岳单,以当今天下武道拔高到变态的尿性,还真可能被岳单一路无敌的杀入开封城。

高丽仙一手叩桌,浅抿了一口美酒,叹道:“蒙填其人,于兵道之上当有盖世之才,他应该看得出来,若是没有大风轻骑驰援云州,绝对阻挡不了北蛮铁骑南下。”

所以,蒙填一定会放弃可汗州,前来云州支援,而且是火速支援。

绝对不会等开封枢密院的军令。

最先说话的幕僚沉吟半晌,“可这样的话,岳单怎么办,没有三万大风轻骑掣肘,岳单的兵马将呈无敌之姿。”

郭贞欲言又止。

高丽仙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笑道:“郭贞,你有话说?”

郭贞咳嗽了一声,“如果所料不错,王琨和赵愭也有此想法,必然会放弃岳单,让蒙填驰援云州,不仅如此,云州周围的蔚州、代州、应州三州兵马,也会驰援。所以,我们需要守住观渔城。”

观渔城是重中之重,一旦钉住观渔城,哪怕北蛮铁骑再大胆,也不敢绕过观渔城南下,否则就会被拦腰斩断。

有人震惊莫名:“连蔚州也要放弃?”

蔚州没了兵力,岳单的大军可以绕过涿州、莫州和瀛洲,直接逼向开封。

郭贞酝酿了一阵措辞,才道:“岳单不会出军。”

除了高丽仙,所有人都一脸茫然:“蔚州空虚,这对于岳单而言可是天大的机会!”

高丽仙哂笑了一声,一群蠢货。

还是忍不住说道:“蔚州空虚,涿州、莫州的兵力可以驻防,而且岳单不会这么蠢,若是他趁此机会南下,王相公肯定会改变策略,到时候若是云州失守,导致北蛮铁骑不可阻挡的南下,你说,天下人会如何看待岳单,又如何看待精忠报国的岳家?”

说完后很有些落寞。

若是王竹书在,那需要自己说这么多。

忍不住一口饮尽杯中酒。

却觉口中寡淡无味。

没了王竹书,这酒喝着也没多少意思了,如果将来真有一天和王竹书在沙场相见了,大战之前,一定要先和这家伙豪饮三杯。

顿了一下,起身,“传我军令,大军进驻观渔城!”

想了想,又道:“郭贞留下,领云州城事,诸粮草、辎重事宜,皆有决断权。”

其实还好。

郭贞这人有点意思,只怕其才华并没有完全展露出来,如此,自己就给他一个机会,看他能否成为下一个王竹书。

所有人一脸愕然,旋即无比羡慕。

郭贞这就鱼跃龙门了?

只怕这一场战事下来,如果云州退了北蛮铁骑,只怕郭贞就要成为开封小朝廷的新贵。

……

……

岳单会怎么做?

开封城里枢密院里,王琨静坐,默默的看着那个沙盘,这个沙盘虽然比不上临安枢密院那座,但也能凑合着用。

王琨一直在盘算着天下大势,今日他已推演了数次,最终都是按照自己的预想的那般:岳单绝对不会趁着北蛮铁骑从新州直逼云州的机会趁火打劫。

因为岳单姓岳。

这一点就足够了。

但是王琨不敢赌,自从来到开封后,自己已经折损了不少人,好在这些年的经营,让自己麾下不仅有蒙填之流,还有数位异人。

大凉这片天下,异人闪耀,已经将本土的俊杰压得抬不起头来。

蜀中有李平阳、柴韶之流;临安有卢升象、狄相公,岳单有虞弃文、郝照;如今儒州,岳单又重用了一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枪王。

王琨仔细推敲过岳平川的一生。

在岳平川死后,镇北军中,岳平川留给岳单的人不仅有虞弃文、郝照、魏缓、许诛以及那一位枪王,应该还有一人才对。

魏缓、许诛已死。

虞弃文和郝照甚至那位枪王,自己都有人能对上。

唯独那始终不曾现身的人,让王琨有些拿捏不准,实在是有些担心,那人该不会又是如君子旗那般的人物,到时候忽然从自己背后出现捅一刀,那就难受了。

但是当下王琨也没心思去找那人。

他在想如何破北蛮。

虽然在开封建立小朝廷,和岳单内战,意图争夺天下。

但王琨明白,如果他所在的开封小朝廷让北蛮肆虐燕云十六州后,不仅自己的开封小朝廷会被覆灭,就算最后能逃走,也会失了天下民心。

更会失去镇北军心。

岳平川守得住北方,自己守不住,这个后果自己不能承受。

蒙填应该会率领三万大风轻骑,带着隋天宝驰援云州,云州守将高丽仙也不是无能之辈,按说拒北蛮不难。

但王琨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思忖许久,王琨盯着沙盘,最终目光落在寿州,猛然明白了一点:狄相公!

岳单不会、也不敢趁北蛮南下侵吞新州直逼云州时,出兵来针对开封小朝廷,但狄相公会,而且敢,更有能力。

禁军三大军,天策和太平军都在蜀中战线。

扶摇大军在寿州一带。

且还有天逐重骑,以及一两万的凤翼轻骑,甚至还有女帝秘密打造的一支重卒,如此兵力,足够让狄相公趁火打劫挥师北上。

破了开封小朝廷,再顺势北伐大败北蛮。

如此,不仅平定天下,还不担骂名。

想到此处,王琨无比忧心,这个困局怎么破?

只有一条绝路:若是狄相公敢北上,那么自己不介意放弃云州,甚至放弃燕云十六州,与虎谋皮,和北蛮结盟。

不到万不得已,王琨真不愿意走这条路。

只希望女帝和狄相公,能看清这一点。

如此,我幸。

亦是天下幸。


手机用户请访问:m.00sy.net
  • 小提示: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零点书院00sy”或者“00sy”访问本站。本站地址为:www.00sy.net。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“加入书签”记录本次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!
    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!!!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